解析四大迷思 杜书伍:台湾最大的问题在无法掌握核心概念,缺乏

作者: 时间:2020-08-05G绘生活949人已围观

解析四大迷思 杜书伍:台湾最大的问题在无法掌握核心概念,缺乏

从前有一则故事,一个老人,跟他的小孙子和一头又老又瘦的骡子一起出去。刚开始,祖孙两个人骑在老驴的身上,被周遭的路人骂虐待动物。当老人下来,只剩小孙子在上面时,沿途的路人又骂孙儿不孝。老人将孙子换下来,自己骑上去后,又被邻人说虐待幼童。最后两人实在受不了,乾脆下来用走的,路过的人还是讥笑他们太笨,为何不骑上驴子、省些体力。已经有四年没有进行公开演讲的联强国际集团总裁杜书伍,在日前新书《观念漫谈》讲座上,就用这个祖孙骑驴的故事做为开场。

这个寓言故事浅显易懂,原意是讽刺没有定见的人,但若用它关照今日的社会,却也十分贴切:那些说三道四的路人甲、乙,就是那些名嘴、学者、专家;而祖孙俩就是庶民大众。我们需要参考周遭的声音,帮助自已检视想法正确与否;若都不听,就会变成固执、封闭,但我们的社会,最大的问题往往在于「无法掌握核心观念」,才会像寓言里的祖孙,拿不定主意、人云亦云。

「不管别人怎幺说,他应该心里有数。当一个人本身有思考规划时,就可以摆脱旁边周遭的声音。」

「我们经常听到很多年轻人尚未抓到方向、寻找方向,他就会听到 A 说什幺、B 说什幺。」杜书伍回想起过年时看过的一齣短剧:「爸爸要我做什幺、妈妈要我做啥,我要考虑考虑,然后就一直在考虑考虑。」

年轻时,我们都需要听别人的意见,但接下来,就要自己去分析、调查。知识要在运用后,才能产生价值,如此的学习也才会有功效。「学习要跟既有的东西融合在一起,这样才会变成是你的。如果不知道这一点,那幺就是囫囵吞枣,这样甚至导致你会误解。」

接下来,杜书伍则是希望用不同的思考观点,重新解读台湾舆论常见的四大迷思。

大学生薪水 22K 的话题,大约已经存在 6、7 年,这个数字水準导因于 2008 年的经济大萧条,当时政府为了鼓励企业,希望企业用年轻人,于是他们给企业 22K 的补助。22K 这个名词也于焉诞生。很多人骂 22K,但是杜书伍提醒,若仔细想一想背后的运行机制,就会知道 22K 有结构上的因由。

这是个「七分上大学」、「大学自由化」的时代,政府让所有人上大学,但不见得能将所有工作,都变成大学生能做的工作,而企业的经营模式,也并未改变。今天我们所说的 22K 工作,精準地说,就是「大学毕业生去做高中生的工作,然后拿高中生的薪水。」这种工作,若是硕士生来做,也一样拿 22K。

再换个角度想,现在的 22K 社会,难道就是以前的 22K 社会?

长期以来,政府不断在扩大诸如健保、劳保等的社会安全机制,并强化社会安全网,若用广义的所得来看,我们应把所有的政府补贴、企业支出,皆纳入考量,虽没有直接给个人,但换个方式想,也是所得成长。我们可以明确看到这个总数增长的情形,若比较世界各国,就可以很明显地看到其中的差异。例如香港,它在这部分的安全保障机制就很低。

杜书伍强调,他并不是要为 22K 护航,而是要点出更重要的观念,我们需要「全面思考的习惯」,「要把所有事物纳入进来,做系统思考,而不是单点思考。但当我们整个社会不断绕在这边讲,我们造成的是一个悲情。」

整个社会其实是由 80% 的基层跟 20% 领导构成。组织也一样,20% 的领导跟 80% 的员工。

杜书伍有一次去建国中学演讲,听到学生说要去国外念书,因为台湾只有 22K。他对此的解读是,台湾学生对在台湾上大学没信心。「但我们为何不只看前面 20% 的大学的薪资排名,不要全部比?我相信最少也有 30 几 K 以上。」

他也关注到一个现象:当台湾的製造业从 2000 年前后开始出走后,製造业所需要的就业人口就下降。他要大家注意:「儘管比较辛苦,外界有许多刻板印象,但製造业的就业人口是好的,薪水是高的。回过头来,服务业的薪水是低的,因为服务业的鬆散度较高。尤其这几年餐饮特别多,很多服务业产生需要许多就业人数。」

杜书伍观察,台湾薪资的低成长,一方面来自于服务业的低薪资,另一方面是前 20% 的薪资提高。

过去的台湾企业比较像是社会主义,总经理与基层员工的薪资都是扁平式,没有太大差别。因为台湾只有 2,300 万的人口,在地企业规模不大,小庙养不了大佛。随着国际化的趋势,竞争越来越激烈,企业需要更高的能力,因此需要更多更好的 20% 领导人才,而竞争越激烈,20% 的薪资也是会持续拉高。然而,这种现象企业不会说,名嘴、学者也不会说,未来薪资只会加在更有能力的人的身上。当 20% 的人薪资提高了,80% 的人也就相对地下降了。

讲座会后的签书活动。

大家一直有个品牌迷思,政府是,民众也是。

路人甲、路人乙一直骂,说我们的代工模式很没有出息,从 2000 年以来,这就是一个很流行的说法。「为何会这样?因为台湾社会是虎爸虎妈思维,捧某一个之前,要先贬某一个。」但杜书伍想提醒大家製造业的能量,别忘了台积电也是代工! 杜书伍表示,製造业不会让你知道他有多厉害,除了代工之外,运筹也很厉害;现在有个专有名词,叫做 managistic(manage and logistics)。「这是我们製造业的本事。」

没有名气的牌叫做贴牌,有名气的叫做品牌;品牌的背后也都是代工。正确的概念应该是整个产业供应链,从源头的设计,到后期的分工、出售,每个环节都很重要。製造业是位于中端,往上拓展到零组件,而往下发展则是市场。然而,台湾是幅员小的国家,很多东西没有经济规模,因此必须踏出海外。当我们往上游製造发展,已经很不容易,但是要往下游走做品牌、建立市场时,到别的国家侵门踏户,不但困难,更需要庞大资金。

杜书伍说得直白,路人甲、路人乙常把企业当做 superman(超人),他认为这种概念是错误的,品牌真的那幺好赚?品牌倒了多少家?「联强虽然经营品牌,但我们不仅限于台湾,若我们只在台湾,那就是 small potato。」但联强背后耗费多少心血经营国际市场?这当中有太多不足为外人道的血汗,也需要一些运气。

「我要强调的是:整个供应链的每一个环节,都必须存在,只是看你想要怎幺经营他?我们做事情时,经常一行怨一行,别人都比较好。但我们周遭一直有这种错误观念,一直留在悲情。永远都觉得不赶快跟上就不行。反正这环境就这样,反正都没希望了。」然而,真的是如此吗?

每一个产业都有存在的价值,都有发展的阶段性。所有产业发展都会呈现 S 型的趋势,行业可能要酝酿、变革,累积到某种能量时,就会快速成长。先不谈未来产生什幺新的行业,所有的产业,都得经历这个过程。换句话说,任何一个既有的产业,不论是传统或是新创,也都各自有发展空间。只是有的处于酝酿期,有的正逢高速发展期,我们不能说他在酝酿期就没前途,高速发展期就好。

「就像开车,当你在某个车道时发现自己车道很慢时,就会想要换车道,到换了之后,又常发现原本的车道速度又变快了」

经济的目的是让每个人就业,所以就业率很重要。科技让产业更有效率,但是人越用越少,因此需要创造新的工作让大家就业。然而,并不是每个新创的东西一产生出来,就能让大家稳定就业。站在国家立场,社会要不断创造新的行业出来,经济才能发展。但一将功成万骨枯,成功的背后,又死了多少人?

杜书伍认为:「我们不一定要迎合新的东西,不要当大家鼓吹什幺时,就奋不顾身地跳进去,」而是要看自己有没有能耐将原本的东西做到最好?此外,注意潮流、趋势,也不意味着就要放弃原有基础,「成果是积累出来的,不是从这个行业跳这个行业跳这个行业,这样什幺都学不到。」

《观念漫谈》,立即前往试读►►►

相关文章